༉爱ྀ͙丽ྀ͙丝ྀ͙༗

【俏雁】瑕疵

俏如来小时候拥有过一只鸟,是史家养过屈指可数的宠物。
 
身躯庞大的鸟被塞进一个木笼子里,中间架着一根木杆供它栖身,连转个身都很勉强。鸟笼挂在与客厅相连的外阳台,厚厚的深色棉布遮罩了半边木笼,将鸟的视线与广阔天地隔绝,剩下半边正对客厅,供人赏玩。
 
之所以将鸟笼遮盖,是听说这鸟胆子小,怕生。这是藏镜人打猎来的收获,把它送给史家的时候还说这鸟叫声动听。可惜它入了笼子后再没叫过。
 
喂养它的任务到了俏如来肩上,俏如来日复一日给它喂食换水,看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。终于不忍,在一天早上给它换食的时候故意不关笼门。见它迅速冲出笼子飞上天空,三两下没了踪影,俏如来松了口气。
 ...

【默雁】天真有邪

……很久以前的草稿。正文和当初想表达的东西差了十万八千里……而且因为爬墙了感觉自己写的雁也不是雁……

纠结半天要不要发,还是发吧!!!【谁会想到第一次单独写默雁被我写成这样了呢TAT


【史戮】暗涌

OOC预警 真的OOC 不骗你

部分内容恐引起Spa粉/空粉不适

本文大纲流 全程无张力

以上都OK?那我就放正文辣眼睛了


楔子


史仗义出征妖界的时候,中原正休养生息,与史艳文一起。百废俱兴,信息闭塞。等到史仗义大败的消息传来,又过去一个月了。


说是除了个史仗义,他的随从都殉了职。而这位魔世第三十四代帝尊则在战场失了踪迹。


俏如来还是忙,这些年他呕心沥血比过去的史艳文还要辛苦。找儿子的担一手被史艳文揽下来,想起父亲几乎成了心病的愧疚,他也不再过问。


史家多年来累积的人脉起了...

【俏雁】与我同在(一)

【※是《鬼怪》paro……使者俏x鬼怪雁的设定】
【※后续随缘 趁热打铁 可能会出现很多bug 肯定是ooc的 可能会出现默霓(不会写到那天的)】
【※目测比较枯燥 最后俏讲的故事来自芥川龙之介《蜘蛛之丝》】

他出现在浓雾中,踏着暴雨步步前进。雨点在黑色伞面砸碎,溅在他黑色皮鞋上。脚步声在街角那座显得有些阴森的公馆短暂停顿,又随着黄包车夫的高喊继续前进,消失在浓雾里。

公馆地下室囚禁着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更多的血液从墙上那被捆绑的人身上喷溅出来。俏如来翻了翻手中的生死簿,何问天,下午五点,秘密监狱,失血过多而亡。他打开怀表,时间到了,他慢慢走到那人身旁。

“何问天,是你吗?”

已经满头...

实在没耐心了又看了一遍cut发现Ooc到天际要写下去就得重来又舍不得干脆直接弃车潜逃 假装更新了

200fo感谢

突如其来200fo 感谢热度区评论区里一直以来的各位了!
开个点梗 选一位有灵感的写好了
能力有限对不起

【空雁】窗帘后的身影

给 @五行不正 !!终于被我磨出来了

俏雁前提的空雁 好玩不过嫂子(bushi) 还夹带了一丢丢空俏【。

肉柴人物OOC


枪声响起来的时候,史仗义觉得整个百乐门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手上。罪魁祸首还撂了撂自己额前发丝,冲他笑了笑。接着,百乐门那新装的一室绚烂霓虹灯突然熄灭,四周陷入黑暗,人与人间推搡吵闹,场面一片混乱。史仗义知道货铁定保不住了,急中生智,按着记忆中上官鸿信的位置摸着黑向前一倾,也不知道碰着哪了,被碰着的人像受到什么侵犯,连退了几步,史仗义那句轻飘飘的我们可以合作在黑暗中转了几圈,终于还是传入他耳中。

史仗义听见他低低哈了一声...

【藏戮/史戮】史艳文的床单要怎么办

真的不会取名
替身梗 是史戮前提下的藏戮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打tag系列(细数不知道有几个cp系列)
小破学步车 肉柴人物ooc没啥逻辑可言纯粹为了自己爽

史家的防盗门还是和他离开那年一样,猫眼下边是史艳文自制的门把,生了绣的锁孔要多转几轮才能打开。喝得烂醉的史仗义在重了好几重的影子上捅了好几次才开了门。

 

和他离开的那个晚上一样,房子里空无一人,甚至生出久无人住的尘埃味。他环顾了一圈,最终在天旋地转的视线里准确无误地走向了史艳文的房间。

 

这些年他在外做叛逃少年,鲜有伤春悲秋感怀人生际遇时刻,今天饭局上碰到的那个叫月牙诚的少年莫名让他有些感同身...

【空策】耿耿于怀

一个痛苦的摸鱼 内有女装大佬小明;一句话飘策/网空 

OOC突破天际


坐落在城市中心地带的工人俱乐部永远是年轻人最喜爱的场所,轮滑池内总是集中着一群飞驰着的身影。


史仗义换上溜冰鞋进来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,大家正围成一团,一个高马尾的姑娘正在中间炫技,百褶裙和飞扬的发尾成了工人俱乐部内最靓丽的那道风景。


已经有一群人策君策君的叫开了,这个有些男孩子气的名字倒和这样的外貌不太相符。按照史家的取名习惯,这样的姑娘大概要有个接地气的名字。史仗义甩了甩他那头用了不少定型摩丝做出来的头发,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,那个叫...

【俏雁】杀死上官鸿信

是一个非常不要脸的投喂!!段子同样来自 @五行不正 老师!

感谢陪我秃头的林老师啊啊啊啊!!! @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 

殿中佛像久无人问津,蛛丝尘土将原本尊容掩盖,唯剩一双俯瞰众生的眼和似笑非笑的唇,或许是雕刻者太过用力刻得太深,岁月侵蚀下反被加深轮廓,金色的瞳孔尚未蒙尘,同勾起的嘴角悲天悯人。

 

远方一白色身影缓缓而至,步伐不乏坚定,一身佛装飘飘然。他的双手像在握着什么,细看却空空如也。倘若不看那双眼,一张脸也标志,他的额头最为独特,光洁得没有任何印记。

 

那双眼没有焦点,懵懂而茫然。这身影闯得突兀,...

下一页
©༉爱ྀ͙丽ྀ͙丝ྀ͙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