༉爱ྀ͙丽ྀ͙丝ྀ͙༗

👀会有朋友理我吗

【戮史】谁定我罪

电视机里一遍又一遍的播放《动物世界》,画面不断定格在那些哺乳动物交媾的镜头。纪录片告诉他,动物依靠这样的举动繁衍后代。生物课本提醒他,同性间无法繁育后代,生活常识和法律警告他,同性恋是罪恶,乱伦不可饶恕。


这些自然法则约定俗成,好像每个人一出生就接受了它们,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。好像如果谁突然从人群中站出来对比予以反驳或者拒不遵从,他就是个应该被消灭的异类。


他终于无法忍受,将手中的药瓶狠狠砸向电视屏幕。安眠酮。曾经他用它寻找睡眠,现在他用它制造幻觉,就着手边的酒服用,琥珀色液体,加速迎接那个色彩斑斓的世界。


啪嗒,子弹被衣袖扫落脚边。将它和手枪收下时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于...

【默杏】一树一菩提

【※翻文档考古发现大半年前居然写过这种东西……那时候觉得很烂删掉了 现在重看觉得好像也能看 拿出来混更一下】

「一」
对于那场瘟疫,史书中向来提及甚少。民间对此众说纷纭,有人说有什么真相,早被墨家删了;有人说那个年头根本没发生过什么瘟疫,天下太平得很。各种各样的说法绘声绘色,各据一方。总之,那场瘟疫已经完全存在于各个版本的民间传说中,没有定论。

瘟疫发生得太久远,在历史长河不断淘洗下,原本作为一场灾难的瘟疫已经更接近于口口相传的一个传奇故事。而口口相传必然许多讹误,于是不断演化的传说被时间这把厚重的剪子剪得越发七零八落,拼凑不出一副完整面貌。

在故事的诸多版本中,不变的是这个传说的主人公。...

有小天使理理我吗(*/ω\*) 好奇(可以的话请多说说不足之处 感觉现在好像风格定下来了 想要改变 想要进步(;д;)

【策雁】我们都不是无辜的

预警:全员性转/雁对默苍离单箭头/ooc/雷/青春疼痛

直接上链接「【策雁】我们都不是无辜的」

【俏雁/凰雁】隔墙花

预警:上官鸿信单性转警告/百合车警告/雷!雷!雷!Ooc!OOC!OOC!/一个被绿得很彻底的俏

真的很雷我就直接上链接了

查看「【俏雁/凰雁】隔墙花」

【俏雁】瑕疵

俏如来小时候拥有过一只鸟,是史家养过屈指可数的宠物。
 
身躯庞大的鸟被塞进一个木笼子里,中间架着一根木杆供它栖身,连转个身都很勉强。鸟笼挂在与客厅相连的外阳台,厚厚的深色棉布遮罩了半边木笼,将鸟的视线与广阔天地隔绝,剩下半边正对客厅,供人赏玩。
 
之所以将鸟笼遮盖,是听说这鸟胆子小,怕生。这是藏镜人打猎来的收获,把它送给史家的时候还说这鸟叫声动听。可惜它入了笼子后再没叫过。
 
喂养它的任务到了俏如来肩上,俏如来日复一日给它喂食换水,看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。终于不忍,在一天早上给它换食的时候故意不关笼门。见它迅速冲出笼子飞上天空,三两下没了踪影,俏如来松了口气。
 ...

【默雁】天真有邪

……很久以前的草稿。正文和当初想表达的东西差了十万八千里……而且因为爬墙了感觉自己写的雁也不是雁……

纠结半天要不要发,还是发吧!!!【谁会想到第一次单独写默雁被我写成这样了呢TAT


【史戮】暗涌

OOC预警 真的OOC 不骗你

部分内容恐引起Spa粉/空粉不适

本文大纲流 全程无张力

以上都OK?那我就放正文辣眼睛了


楔子


史仗义出征妖界的时候,中原正休养生息,与史艳文一起。百废俱兴,信息闭塞。等到史仗义大败的消息传来,又过去一个月了。


说是除了个史仗义,他的随从都殉了职。而这位魔世第三十四代帝尊则在战场失了踪迹。


俏如来还是忙,这些年他呕心沥血比过去的史艳文还要辛苦。找儿子的担一手被史艳文揽下来,想起父亲几乎成了心病的愧疚,他也不再过问。


史家多年来累积的人脉起了...

【俏雁】与我同在(一)

【※是《鬼怪》paro……使者俏x鬼怪雁的设定】
【※后续随缘 趁热打铁 可能会出现很多bug 肯定是ooc的 可能会出现默霓(不会写到那天的)】
【※目测比较枯燥 最后俏讲的故事来自芥川龙之介《蜘蛛之丝》】

他出现在浓雾中,踏着暴雨步步前进。雨点在黑色伞面砸碎,溅在他黑色皮鞋上。脚步声在街角那座显得有些阴森的公馆短暂停顿,又随着黄包车夫的高喊继续前进,消失在浓雾里。

公馆地下室囚禁着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更多的血液从墙上那被捆绑的人身上喷溅出来。俏如来翻了翻手中的生死簿,何问天,下午五点,秘密监狱,失血过多而亡。他打开怀表,时间到了,他慢慢走到那人身旁。

“何问天,是你吗?”

已经满头...

下一页
©༉爱ྀ͙丽ྀ͙丝ྀ͙༗ | Powered by LOFTER